唯分数论英雄并非教育者之错

2017-01-06 20:27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李煜晖老师近日在《光明日报》撰写《成绩不是教育的唯一选择》一文,对教育唯分数论再次进行声讨,对教师、校长乃至教育官员得意洋洋讲高考成绩表示非常不理解,毫不掩饰质问:成绩和排名,有这么崇高伟大的意义吗?最后毫不客气批评道:学校如此不由自主地将成绩和排名等外部评价因素,放大并内化为自身唯一的生存选择与文化选择,教育进入这种“自奴化”阶段,也就意味着教育价值的全面丧失。

  当前的教育尤其中学的教育以中考、高考成绩论优劣确实很普遍,分数成为衡量办学水平高低的硬通货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硬道理。李煜晖老师对依靠一次考试一张试卷选拔学生带来的局限性、片面性与危害性分析可谓十分中肯。但是将唯分数论英雄的责任归咎于教育者则明显离谱,对教育者为提高升学一分一厘而所作出的不懈努力斥之为教育“自奴化”更显得荒谬。要想改变教育唯分数现状,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棒子打在教育者头上,而要从顶层设计与改变社会观念着力,通过这些关键之处的改变来淡化分数观。

  老师之所以愿意加班加点绞尽脑汁去为孩子服务,不厌其烦反复操练,力求让孩子对每一细微之处都能融会贯通,其目的就是要在关键的考场能够力争上游出类拔萃。学生考得高分,能够进入名校,对于老师而言,不仅是荣耀,更是一份责任。在升学考场上,如果老师一点不在意分数高低,成绩不好还乐在其中,请问这样老师能够称得上有责任感吗?同样,一所学校校长,废寝忘食,不分昼夜,劳碌奔波,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整体成绩,目的就是要让学校能够对得住家长,学校考试成绩优异,学生就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面对这样校长,你能说这样校长是沽名钓誉吗?设若校长对学校考试分数、考取的学校不闻不问,长期排名垫底而毫无改变的决心与行动,你能认同这样校长为满意校长吗?你能放心将孩子送到这样学校去接受教育吗?对于基层教育官员,作为衡量一个地方教育业绩的重要标尺,除了改善办学条件,高考、中考的成绩便是硬实力,教育官员如果对升学考试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谁还会信任这样官员?谁又敢放心让其主政一方?既然有高考中考的竞争,作为教育官员就必然要去关心升学分数,除非教育官员不想办好属地教育。

  可以说,在目前还存在升学考试竞争的环境下,老师、校长乃至地方教育官员看重分数,津津乐道分数,成绩优异者得意洋洋,成绩低劣暗下决心进行追赶,都是具有责任心的表现,都是力求上进的体现,都是教育的有心人。他们追求分数并非是为了个人的得失,而是要尽最大努力为学生获得更好的人生空间,尽管这种分数追求让学生需要留下更多汗水牺牲更多脑细胞,但对学生人生未来之路却是最好的财富,机不可失,时不我待,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

  将为了成绩所作出不懈努力包括教师在内的教育者视为唯分数论的推手,已经很不公允,而对教育者的各种为分数而不懈努力再安上一顶“自奴化”帽子,则更是对广大教育者的辛勤付出的极端不敬甚至涉嫌人格侮辱。所谓“自奴化”,通俗一点说,就是自我禁锢自己,甘愿做分数奴隶,失去对教育本身价值追求。这里姑且不说成绩与教育价值的相向相悖的等量关系如何如何,只想问一下李煜晖老师,教育价值与考试成绩是不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教师、校长重视成绩是不是就全部背离了教育价值?从不少名师名校长的教育经历中,不难发现他们既有令人羡慕的成绩,但同样有不少真知灼见,教育价值也一样熠熠生辉。这就是说前面问题但应该都是否定的,这就是说,他们即使围绕成绩在工作,却并不意味着失去教育价值,所谓“自奴化”只不过是某些人对教育者的主观臆测,至少属于以偏概全,这可是对教育者的一种伤害。

  成绩当然不是教育的唯一选择,但是面对当前教育出现这样选择,将责任推到教育者身上则属于缺失理性的胡言乱语。要改变这样局面,主要不是依靠教育者如何闭口不言分数,更不是希望教育者背离分数去开展工作,而是要对教育评价机制尤其是升学考试进行科学顶层设计,让分数与能力与特长与个性有机结合,同时引导社会理性评价学校,不用一把尺子丈量所有学校。顶层设计科学合理,指挥棒就会方向明了;社会舆论评价教育多元化,学校就会扬长避短。到那时,教育者得意洋洋讲述的就不再是唯一的分数,而是侧重各自的特色。

  成绩成为教育的唯一选择主要责任应是评价机制差错与社会舆论失准,而非教育者,这一点必须厘清,否则对教师、校长乃至教育官员都会无端背上一种包袱,这样包袱在身,对教育有害无益。

合作伙伴

广告&内容合作

广告合作:

内容业务:

邮箱: